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國內醫藥快訊
您的位置: 首頁» 醫學保健» 國內醫藥快訊
“網約護士”來了!你會約嗎?
 
時間:2019-05-31
作者單位:工人日報
作者:
護士執業證、護師資格證、電子血壓計……5月20日下午,清點完自己的護理箱,護士馬麗便從北京市朝陽區美鑫護理站出發,步行約800米到朝新嘉園小區,為預約網約護理的趙奶奶服務。
老齡化社會急需“上門護理”,對很多人而言,網約護理還是個新鮮詞。今年2月,國家衛健委正式發布了《關于開展“互聯網+護理服務”試點工作的通知》及試點方案。這也意味著,被笑稱為“滴滴打針”的“網約護士”迎來了官方版“上線”,在手機APP上下單,足不出戶就能享受到上門打針、傷口換藥等護理服務。
《工人日報》記者近日走訪調查發現,此次試點讓網約護理工作步入正軌,給從業人員吃下一顆定心丸。網約平臺期待更多有資歷、有經驗的護士加入的同時,建議將醫院外的醫療風險納入國家醫療風險一體化管理。
護理對象多為失能老人
32歲的馬麗曾是內蒙古赤峰市的一名基層護士。在醫院工作了6年后,希望接觸新領域的她,毅然辭掉了穩定工作,來到北京。面試過母嬰護理、醫學美容等行業的15個崗位后,今年,她選擇成為“金牌護士”平臺的一名全職護士,“我看好這個行業,有需求就會有發展。”
當天,馬麗按約定時間來到客戶張女士家中。此前,張女士通過“金牌護士”APP為自己的母親趙奶奶預約了護士上門服務。一次嚴重的摔跤,讓81歲的趙奶奶已臥床將近兩年。長期留置尿管的她,遵醫囑每周都要進行膀胱沖洗護理。
護理時長約40分鐘。其間,馬麗很貼心地與老人交談,并告知日?;だ碇械淖⒁饈孿?。
“以前不是叫999,就是撥120,還經常沒車,去趟醫院別提多費勁了。現在,只需在網上下單,護士就能上門服務,特別好!”張女士說,這一單,她通過手機支付了159元。“考慮到交通、人力、排隊掛號等綜合成本,對‘剛需’而言,價格可以接受。”
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末,我國失能、半失能老年人有4000萬左右。不少老年人期待上門護理服務。
記者以“網約護理”“上門打針”等關鍵詞進行搜索,找到了“醫護到家”“金牌護士”“護士幫”等多個網約護理類APP,提供上門打針、留置胃管等服務。
隨著試點方案的發布,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江蘇、浙江和廣東等6個省市應聲而動,開始了為期近1年的試點。北京擬在東城區、朝陽區、石景山區先行試點“互聯網+護理”模式;浙江明確了注射、傷口護理、母嬰護理等31項服務項目;廣東確定粵港澳大灣區內的廣州、深圳等9市為試點地區。
馬麗說,試點方案給“網約護士”的網約護理吃下了一顆定心丸。
有望彌補護理供需缺口
“鼓勵創新、包容審慎。”試點方案在機構資質、護士資質等方面做出了明確規定,以引導“互聯網+護理服務”規范發展。
據介紹,“醫護到家”“鴻華醫療”“鄰家護理”和“金牌護士”等4家互聯網護理服務機構參與了北京市首批試點。記者了解到,這4家私立醫療機構均有自己的互聯網平臺和實體護理站,這滿足了國家衛健委對“互聯網+護理服務提供主體”的要求:取得《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》并具備家庭病床、巡診等服務方式的實體醫療機構,依托互聯網信息平臺,派出本機構注冊護士。
此外,試點方案明確,派出的注冊護士應當至少具備5年以上臨床護理工作經驗和護師以上技術職稱。由此,很多工作年限不足、尚未獲得相關職稱的護士,不能再通過網約平臺接單。
“高年資的護士本身工作就忙,不愿占用休息時間兼職;年輕的護士工作熱情高,但不符合5年的要求。”“醫護到家”平臺執行總裁王雨飛對方案的這個規定頗感無奈。
在采訪中,記者了解到,一些公立醫院的護士雖在網約平臺注冊了,但并不想被醫院知道,“做兼職怕領導不高興,覺得工作分心,工作量不飽和。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“網約護士”告訴記者,“上傳證件時會有疑慮,希望平臺別反饋給工作單位。”
“新的契機已經出現了,現在我們是光明正大的。”“金牌護士”CEO丁少磊在接受《工人日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隨著試點方案的發布,平臺正在積極與醫院簽約合作,“希望在符合監管要求基礎上,增加有效服務供給,創新護理服務模式。”
5月8日,中國醫科大學航空總醫院與“金牌護士”簽約合作,醫院將為轄區內有護理需求且適合居家護理的患者提供25項居家護理服務;“金牌護士”則免費向醫院開放平臺,解決“互聯網+”的服務運營、醫療機構專屬平臺的建設等問題。
應擰緊兩個“安全閥”
“如果問還有什么擔心的,那就是居家護理時的人身安全問題了。”馬麗說,在接到新訂單后,她會提前致電用戶,詳細詢問患者醫囑、疾病史等情況,“提前了解用戶情況,進行評估,畢竟去的是非公共空間。”
記者調查發現,公眾對“互聯網+護理服務”的質疑普遍集中在“兩個安全”上,除了“網約護士”的人身安全外,就是可能存在的醫療風險。
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也表示,不是所有醫療護理服務都可以到患者家里開展,要探索能夠開展的服務項目和范圍。有一些風險比較高的,必須要到專業機構處理。
試點方案則明確,服務項目以需求量大、醫療風險低、易操作實施的技術為宜??悸塹槳踩縵?,北京、廣東等地嚴禁在“互聯網+護理服務”中,護士上門為患者輸液。
針對“兩個安全”的問題,很多平臺用了人臉識別、安全圍欄、手機APP定位追蹤系統等技術手段。此外,商業保險也被引入“互聯網+護理服務”中。“醫護到家”等APP免費為患者和護士提供全程保險服務,包含綜合意外險、第三者責任險以及護理醫責險。
“用戶有需求,不能因噎廢食。除了技術、運營等方面要跟進,還建議將醫院外的醫療風險納入國家醫療風險一體化管理。”丁少磊希望長期護理險加速推進,讓更多有需要的老人能夠享受到網約居家護理,他也期待更多有經驗的護士加入網約護理平臺。
更多業內人士認為,“互聯網+護理服務”需要兼顧安全性與便捷性。同時,醫療服務專業性強,網約護理的發展應該更審慎。在試點階段,尤其應該在安全監管、服務項目等多方面進行探索,擰緊兩個“安全閥”,推動網約護理服務發展得越來越成熟。
Copyright ?2000-2019 解放軍總醫院第三醫學中心醫學情報中心 全北现代主教练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3477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