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國際醫藥快訊
您的位置: 首頁» 醫學保健» 國際醫藥快訊
美國全科醫生年收入140萬!中美全科醫生差異在哪?
 
時間:2019-08-23
作者單位:醫學界智庫
作者:

大學畢業才可以報醫學院校,即使年收入20萬美金,依然每年缺口1萬人......關于美國全科醫生,他們有很多成熟經驗可以供我們借鑒,但同樣也面臨執業的瓶頸。
近年來,隨著家庭醫生簽約制度的落地,全科醫生這一崗位在基層醫療機構中成了標配。很多人說,全科醫生是一舶來品,與我國水土不服,但我們真對發達國家的全科醫生有深入了解嗎?
中美全科醫生的差異在哪里?全科醫生未來發展趨勢如何?帶著這些疑問,“醫學界”同北京協和醫學院外科學臨床博士、美國約翰霍普金斯醫學院博士后薛翀進行了深入的討論,這位多年專注社區醫療的學者一談起“全科醫生”就打開了話匣子。
中美全科醫生的培養模式
“雖然我國的全科醫生培養模式還是以美國和英國的模式為主,但是我們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前面的基礎不好。”薛翀直接指出造成目前中美全科醫生差距的主要原因。美國的醫學教育是全球醫學教育里面是最嚴格的,同我國考生高中畢業就可以報考醫學院校不同的是,美國醫學院是個“研究生院”,考生只有獲得本科學位后才能上醫學院。

圖為薛翀與醫療機器人的合影薛翀談道,“在美國,報考醫學院校不限制專業,你可以是任何專業的學士學位,但大多數情況下,還是一些跟醫學相關專業的學位,比如生物學工程,當然也會有哲學、藝術這些非醫學相關專業考生去報考醫學院,所以說,美國醫學院它是個研究生院。”因只有本科畢業才能上醫學院,所以它的起點比我國要高,也因前期的基礎教育好,所以美國醫學院的學制比我國短,只有4年 (我國是5年) 。
“美國醫學院的錄取要求非常嚴格,比如我就讀的約翰霍普金斯醫學院,通常只有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前十名的考生,才能考進醫學院”
 
對于醫學教育精英化建設,我國也在不斷完善,近年來,國家不斷出臺政策,推進醫學教育改革,要求嚴格控制專科臨床醫學專業規模、逐步取消中職層次醫學專業招生。但不可否認,長期以來,我國醫學教育的起點一直參差不齊,有中專生、大專生、本科生、研究生、博士生,在這么多學歷中,無非是高學歷的人在大醫院里工作,低學歷的在基層工作,這是我國醫學生分布的一個結構。薛翀繼續就全科醫生的培養模式進行闡述,“在美國要成為一名全科醫生,需要經過4年本科、4年醫學院教育、再接受3年的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;如果是一個專科型的住院醫師,規培時長更久,大概5、6年。”近年來,對于規培,我國也是按照美國的模式在做,通過“5+3”規范化培養全科醫生已經開始實施,但畢竟在基層醫生里面,我國有接近90萬醫生已經畢業,他們是不可能再重新走一遍規培流程,所以就衍生出了“全科轉崗培訓”,讓在職醫生通過參加培訓的方式獲得全科醫生培訓合格證,進而加注冊全科。這也是我國為了彌補全科醫生不足采取的一項措施。
“中美全科醫生除了在起點、學制等方面不同外,還有一個畢業后學位的差別,美國醫學生經過4年的本科教育,再經過4年的醫學院教育,畢業后就是博士學位,而我國醫學生在本科醫學院畢業后獲得的是學士學位。”
顛覆認知,美國全科醫生竟然還分5類
在百度百科里面當你搜索全科醫生的時候,上面會顯示“全科醫生又稱家庭醫生”,所以當大家談起發達國家的全科醫生時,也通常認為他們的全科醫生只有一種,就是家庭醫生,其實不然,在美國全科醫生分為5類。“美國不是所有的基層醫生都叫全科醫生,它叫初級保健醫生 (Primary care) ,這類醫生數量大概在25萬,但初級保健醫生它又分5類”接下來,薛翀向“醫學界”系統地講解了這5類全科醫生的分類依據。
一、家庭醫生第一類是家庭醫生 (family doctor ) ,在美國,家庭醫生大概是8.8萬人,去掉退休的是8.4萬,有些家庭醫生可能工作在醫院里面,去掉醫院里工作的醫生,大概只剩下7.9萬家庭醫生。二、老年病醫生第二類是老年病醫生,專門照顧老年人。老年病醫生美國有3000多人,真正在崗的應該是3150人,但是去掉在醫院里面工作的人員,老年病醫生只有2900多人。三、全科醫生第三類我們直接翻譯過來的叫全科醫生 (General Practitioner, GP) 。這個有點像我們所謂的全科醫生。這群醫生大概有1.18萬,去掉退休的、去掉在醫院里面工作的,剩下的只有9500多人。四、普內科醫生還有一類叫做普內科醫生 (General internist medicine) 。普內科醫生其實就是我們醫院里的普內科大夫。普通內科大夫大概有9.3萬人。去掉退休的和在醫院的醫生,剩下的普內科醫生有7.1萬人左右。他們自己可以獨立執業或者在社區醫院里面執業。五、普通兒科醫生兒科醫生會分得很細,比如兒童外科、兒童骨科等等,這里指得是普通兒科醫生。美國普通兒科醫生大概4.9萬,去掉醫院里面和退休醫生,剩下的有4.4萬左右。這5類醫生在崗人數加一起大概是20.8萬人左右,所以在美國,不是所有全科醫生都是從事同樣的工作,他們的統稱應該叫做初級保健醫生,也可以叫基礎醫療醫生。美國人口3.5億人,初級保健醫生20.8萬;而我國人口13億,全科醫生約30.9萬,從每萬人口擁有全科醫生的數量上看,我國全科醫生比例還是偏低。雖然我國全科醫生數量不足,但中美“基層醫生”承擔的門診量卻是相似的,美國20.8萬初級保健醫生承擔了美國大概51%的門診量;去年中國是83億次門診量,基層醫生也承擔了整個國家50%的門診量,這個數據跟美國其實是相當的。
中美基本公共衛生服務模式差異
我國對全科醫生的定位是基本醫療服務+基本公共衛生服務,尤其是在社區衛生服務中心、鄉鎮衛生院,他們承擔著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14項的工作,包括建檔、慢病管理、孕產婦健康管理、傳染病預防等工作。
美國是如何平衡公衛和診療的工作呢?對于這個問題,薛翀回答道,“美國公共衛生這塊是商業化運作,并沒有政府指令強制要求醫生去做,比較分散,可由政府指定一些保險公司來購買服務。像疾病篩查的話,美國預防工作協作組會制定一些指南,如多少歲以上的要做前列腺癌的篩查,多少歲以上要做乳腺癌的篩查,如果客戶各項指標達到指南推薦要求,初級保健醫師會建議客戶去做檢查。之后,保險費用會打到醫生賬戶上。”美國的公共衛生工作是用這套方式去推動職業者去提供相應的服務,與美國不同的是我國是政府推動,所以基層醫生任務會重一些。薛翀認為,中美提供公共衛生服務最大的差別或許是主體的性質不同,在美國社區醫院有4000多家,政府所屬的只有900多家,所以基本公共衛生工作主管部門根本無法統籌管理,只能商業化操作。
 
“美國社區醫院分為兩類,一類是政府所屬的社區醫院,900家;另一類是非政府機構,含非政府非營利性機構和非政府營利性機構。”薛翀強調,“除了900家政府所屬的社區醫院外,其他的社區醫院分為兩類,其中非政府營利性醫院占的是大頭,1700多家是非政府盈利性的社區醫院,我覺得他們是賺錢的。”
美國全科醫生年薪20萬美金! 同中國差距較大“整個美國的全科醫生收入還是不錯的,平均每年20萬美金左右,美國有醫生排行榜,收入排行最高的一般都是腦外科大夫,或者說是骨科大夫?;褂行腦?、泌尿科排比較高,一般都是40萬美金左右,腦外科的大約50萬美金。”薛翀強調自己有在美國醫生的執業經驗,所以比較了解美國年輕醫生的收入狀況“因為我在美國的醫院里面待過一年多,我比較了解他們的那些年輕醫生,其實美國的年輕人收入也不高,他們醫學院畢業后進行住院醫師培訓,住院醫師培訓的起薪也就是4萬美金,然后以每年約20%的速度開始增長,到第五年的時候大概增長到7萬美金,之后,隨著逐年增長,年薪會在20萬到40萬之間。”
按照年薪20萬美金算,折合成人民幣約140萬;住院規培期年薪4萬,折合成人民幣約28萬。顯然,這個數字會另大部分國內青年醫生感到望塵莫及。
美國全科醫生年收入高與其精英教育的起點高有關,同時,在美國不論是公立醫院還是私立醫院,診金收費相對較獨立,患者每次去看全科醫生大概需要支付100-200元診金。
撇清藥品利益、以診金為生的美國醫生備受尊敬“美國全科醫生他的社會地位如何?患者對全科醫生態度是怎樣?”面對醫學界的提問,薛翀娓娓道來。
在他看來,美國全科醫生是受到尊重的,社會地位也很高,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:
首先,因為美國是一個比較發達的社會,如果你在這個社會里面能夠有一個高水平收入,說明你有一定的才智。你在合法的框架下面,發揮你的聰明才智,能夠獲得很好的收入,這樣的人,在美國往往是受到尊敬的。
其次,成為一名醫生特別不容易,美國醫學院花費很高,醫學院的費用大概每年6萬美金,同時在就讀醫學院校之前還有本科教育的投入,所以能夠上得起醫學院成為一名醫生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。
因為醫生整個群體的教育水平非常高,包括全科醫生,大家覺得你的受教育水平已經是整個美國人群里中一個頂尖級水平,自然應該受到尊敬。
美國也存在過度醫療。2018年的數據顯示,美國去年過度醫療的產生的費用大概有7000億美金。但美國的過度醫療不是多開藥物、多開檢查,他們更多的是通過門診次數的提高,來獲得更多的診金。
患者通常在醫院看病后都不會去醫院的藥房取藥。“藥房發藥特別慢,所以患者通常都會去藥店拿藥,這些藥店像中國的便利店一樣,大概500米到1000米就有一家。”
薛翀強調,因美國藥品產業鏈都被幾大連鎖藥店給壟斷了,所以醫生的收入和藥品關聯不大,主要是來自診金這塊。
反觀我國這幾年來,醫生的社會地位逐漸在降低,因為價值不得體現,所以造成了“以藥養醫”的局面,患者對醫生的尊重程度也在下降。
薛翀認為醫生社會地位與醫生的價值沒有體現出來有直接關系。“診金能反映一個醫生的勞動價值,目前我國一個專家門診也就十幾元,這會讓患者產生了一種醫生不值錢的認知。”
全科醫生的挑戰與機遇
每當我們談及全科醫生的時候都會拿美國、英國來做標桿,但下面這段對話會顛覆大家的認知——美國真正醫學院出來的,選擇做全科醫生的越來越少,大多數還是想去成為一名專科大夫,這個現象在美國已經很嚴重,這幾年美國全科醫生的數量沒有增長,而且每年大概缺口1萬多人。
誰來補充呢?都是墨西哥、印度、甚至包括我們我國華人等去補充這個缺口。
薛翀認為全科醫生可能面臨重大挑戰,主要原因是,現在的信息知識太容易獲取?;頰咧灰蚩桓鯝PP就能查詢相關的醫學知識,或者通過一些醫生上傳的視頻去學習,文字可能很多人看不懂,但一旦做成視頻以后,就容易理解多了,相當于視頻直接告訴你怎么樣處理。這樣,患者覺得一些基礎的問題,自己查一查資料到藥店買些藥就可以了,不用再花高昂的診金去找醫生。
全科醫生最大的挑戰是提供服務模式單一,純粹的提供知識即將沒有競爭力,因為年輕人可以通過學習獲取這些知識。
“通過AI這些新型的設備為患者提供服務,解決一些之前解決不了的問題,或許是全科醫生的一個機會,讓原來患者只能在醫院解決的問題,現在能留在診所解決,全科診所雖然不是專科診所,但它應該在領域內有多樣化、更深度的服務,而不是靠純知識服務。”

Copyright ?2000-2019 解放軍總醫院第三醫學中心醫學情報中心 全北现代主教练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3477號